开启辅助访问 天气与日历 切换到宽版

07link.com一起领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点击投放广告点击投放广告点击投放广告点击投放广告
查看: 12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【转】一家珠三角企业的疫情生存状况

[复制链接]

24

主题

37

帖子

51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14
发表于 2020-4-12 22:33:4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我约熊老板见面的时间,是2020年4月11日晚上八点半。

 
出发的时候,小雨骤停,我骑着自己心爱的红色真皮电瓶车沿着东深路去往熊老板的工厂,路上具有轻工业金属摇滚气息的晚风吹起了我的短发,我忍不住迎着风甩了甩头,感觉自己更像卢彦祖了。
 
这条路是连接东莞到深圳的交通要道,每时每刻都有巨大无匹的集装箱货车呼啸而过,或者是有些年头的大货车哐起哐起慢吞吞碾过,每次我的小电瓶被他们从后面喘着气追上时,我就有一种弱小、可怜又无助的萌态感,因为超载的车辆太多,地面上坑坑洼洼总有窟窿,隔离带两边也有清理不完的沙石,连同一些塑料袋、碎垃圾散落在那里。
 
这条路的两边是些早年建好的农民房,略显破旧肮脏,一楼都是为工厂工人们服务的小商店、小旅馆、小饭店,招牌设计粗野凌厉,字号怎么大怎么来,颜色怎么深怎么来,排版怎么花怎么来,设计师颇得民间大众资深审美功底。
 
一些建筑里夜晚还流露出灯光,透过窗户能看见仓库里的工人和模具厂的师傅在日光灯下忙忙碌碌,路两边巷子深处的饭店里,时常飘拂着地沟油的味道。
 
这是一条充满市井与工业活力的道路,是典型的广东珠三角才有的人间气息,长三角的工业区就不是这种风格,那里的工业区总显得比珠三角要工整干净一些。
 
八点半我准时到达熊老板的工厂,这是一幢三层厂房建筑,连带着一大片水泥空地,一个中年门卫把守着一扇大铁门,见到我过来,问起原由,我甩了甩头发,说是约了你们老板,门卫说你打个电话给熊老板,我正要掏手机,熊老板从三楼推开窗户叫我:
 
“彦祖,上来这里!”
 
门卫赶紧说快进去快进去,我赶忙将小电瓶驶进厂区,甩开蹄子不顾200斤的体重一口气爬上三楼,在办公室见到了熊老板。
 
熊老板今年47岁,70年代生人,书读得不多,生得颇壮实,很早就从重庆老家来到东莞讨生活,从工厂最基层开始干,因为勤奋刻苦,三十年时间一点点攒下家业,是典型的东莞制造业大发展时期的受益人。
 
他现在有两份产业,一份在东莞,有15台绣花机、30名左右工人,给各大服装品牌做绣花。另一份产业在新疆,将新疆长绒棉收购后直接加工成针织面料,一个月能产300-500吨面料,平时有70-80名工人。
 
我们落坐后,熊老板开始讲起他这家小企业,在疫情之下是如何生存下来的。
 
农历新年前,他这家公司按照原定计划休春节假,结果疫情突然大爆发,2月1日农历正月初八,他重庆的亲友让他寄一些口罩回去,这时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普通口罩,他找到了一些劳保用的口罩寄回老家,平时不到一块钱的劳保口罩,这时候卖两块钱一个,过几天,家里又让他寄口罩,他又去买了一些,这时候劳保口罩都涨到了四五元一个。
 
由于看到市面上极缺口罩,他像所有生意人一样估计这是个赚钱的好时机,决定再搞一个新项目专做口罩。
 
要搞一个口罩厂需要三样东西:生产证书、机器、无尘车间。
 
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熊老板就开始动手申请生产许可,口罩厂需要经信局办防疫产品证,还需要CE和FDA认证才能出口,熊老板说他在新疆、重庆、东莞三地同时向当地政府启动申请业务,东莞政府的效率明显高得多,对防疫产品一路开绿灯,只花了两三天就全部在网上办理了流程,新疆和重庆效率偏慢,还没有音讯,他就决定将工厂设在东莞绣花厂这边。
 
十万级无尘车间花了他大概13天的时间和100多万现金,时值农历新年,施工团队当时也缺人,想尽一切办法调集人手,他说自己这十三天,“每天晚上在现场守到凌晨两三点”监督施工,才终于在2月20号弄好了装修。
 
说到这里,我提议去车间看一下,熊老板便带我下去遛了一圈,跟我看过其他的无尘车间差不多,进车间前要穿防尘套,还要在一个小密室里被气流一顿猛喷,进去后看到工人们正热火朝天在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,但有几台机器闲置在那,我问熊老板怎么回事,他说等下详细说。
 
我们回到办公室后,熊老板继续说他的故事:
 
最难的是搞定生产口罩的机器,他先是经人介绍,找到了东莞利翰机械厂,想买几台口罩机,结果那时大家都在抢货,利翰的业务员在微信上回复他价格:一次性外耳带无纺布医用平面口罩机35万一台,每分钟50-70个,每分钟90-170个的55万一台,全自动N95折叠口罩机55万一台,每分钟30-40个,此价格不含税,含税另加钱。
 
业务员让他先打款,还要75天之后才交货,熊老板怕遇到坑,时间又长,不敢交钱。
 
接着他一个老朋友原先是做自动机械的,说他临时改做口罩机了,也只要35万一台,熊老板觉得靠谱,先找他买了五台。
 
结果这半道出家的朋友不够专业,机器买回来没法用,叫了三四波师傅过来调机器,前前后后请师傅又花了十几万,耽误了十几天,还是没将机器调好。
 
只好将这五台机器退了回去,175万现金暂时还没退回来。
 
口罩还没开工,已经支出三百多万现金流了。
 
危急时刻,亏得有大佬出面帮忙,找到两家正规做口罩机器的公司,一家是塘厦快裕达,当时是30万一台,另一家是万江宏文机械,当时是48万一台,又排了十几天的队,借钱从快裕达那里买到两台,从宏文那里买到五台机器。
 
这时候已经支出600多万了,还没见着钱的影子。
 
证书、车间、机器有了,现在要紧急调人过来生产,他将绣花厂原来的职工全调来工作,又从外面招聘了几十人,凑齐了60多个员工,两班倒24小时加急生产。
 
我问他:能赚钱么?
 
熊老板说:正常情况下,能,中国疫情控制住了大家还是要戴口罩的,世界其他国家口罩又急缺,我们全世界各地的单子根本接不完,你只要在朋友圈发个消息,电话都被打爆了,但现在不正常,急缺熔喷布,我这里24小时的产能是40万个一天,但现在每天只能生产10万个口罩,所以你下去看到我几台机器都闲在那。东莞生产口罩的厂家原本只有两家,发生疫情后迅速发展成258家,其中医用口罩2家,医用口罩应急备案企业108家,民用口罩148家,东莞还有医用防护服企业4家,口罩机械生产企业106家,但熔喷布生产企业只有7家。
 
熔喷布现在非常抢手,大家又反复炒高价卖,因为买不到熔喷布,我们产能大降,估计至少要半年才能收回成本,到时候全世界的疫情可能都结束了,所以现在非常头大。
 
我问他:那工人好招吗?你这地理位置不好,怎么这么快招齐人手的?
 
熊老板说:工人很好招的,这里外贸企业多,欧美疫情严重以后,订单全部都取消了,这周围的厂都在强撑,旁边有一家1500名员工的箱包厂,现在只有200多人在工作,其他1300人全部放假,一部分员工放一个月,一部分员工放两个月,还有些甚至放了三个月假。我一发招聘信息,好多人就来面试了。
 
我问他们放假有没有底薪,熊老板说不清楚,我打个电话问一下,接着他当着我的面打电话问那家工厂里的熟人,放下电话说没有底薪,全都没有。
 
我问熊老板你把绣花工人都调过来做口罩,你原本的生意怎么办?熊老板说现在还有个屁的生意啊,他新疆生产针织布的工厂现在裁到只剩20多个核心工人,发底薪养着,这边绣花厂上游订单也都取消了,各个服装品牌都不下单了。
 
要不是他及时搞起了口罩厂,他现在也要懵逼了。
 
我说你们做的都是内贸,不是外贸,为什么也这么严重?熊老板说彦祖啊,你从2006年接触服装,也是做了十几年服装生意的人,还不知道我们服装公司的尿性么?各大服装公司是在2019年7-8月开的2020年春夏订货会,生产下单都是在2019年秋冬完成的,2020年1月春装一上,傻眼了,疫情来了,所有商场关门,这可苦了我们服装产业链上的所有公司了,从布料到辅料再到门店,全部扑街,2008年我们都没这么惨啊,2008年时我们公司一点影响都没有,现在是全行业扑。
 
我想了下说是的,我上午还去了东莞民盈国贸,去年每到周六周日,那里人山人海,今天去只看到去年十分之一的人流,没有人买东西,急得所有服装店全部在打折,而且有品牌春装居然在打五折六折,这本来应该是到六月份才能看得到的折扣,这说明服装产业链急缺现金流发工资交房租了。
 
熊老板说对嘛,服装产业链又慢又长,造成另一个情况就是现在大家不敢订货了,按道理,现在这个时间点,是要准备2020年秋冬服装的生产了,但谁都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彻底结束,商场几时恢复到去年的正常人流,所有服装代理商都不敢下单,连自营店都不敢下单,服装不是餐饮,吃饭总有下馆子的,是生活必需品,服装行业比餐饮还惨,各大服装公司2020年春夏装,估计七八成要变成库存了。
 
不仅2020年春夏装废了,秋冬装估计也废了,服装店不敢下单,我这控制的新疆面料厂、东莞绣花厂,一个是服装的上游,一个是服装的中游,全部都接不到单,几个国际大品牌原本都是在我这代工绣花的,现在他们也都取消订单了,我开这家口罩厂是想赚钱的,结果现在成了救命的事业,保住了绣花厂工人的工作,如果我这口罩厂没开,我现在绣花厂也要放假了,原本我手下一共100多个工人,估计有80多人会失业。
 
我问熊老板:那你同行的其他绣花厂怎么样了?
 
熊老板两手一摊:他们能怎么样?员工全放假了啊,再过两个月如果再没有人下单,估计都要倒闭了。
 
我说那这样算下来,服装产业链上的面料、加工、印染、辅料、物流、仓储、门店全部都有大量人员失业,现在只是危机爆发的早期,大部分公司挺一挺还活得过来,如果一直缺少现金流,再过几个月,这些公司一倒闭,大批的产业工人就会失业了,这还只是服装行业,那文化旅游、体育娱乐、航空、家俱、家电等行业也是一样严重的。疫情再发展下去,估计会让实体产业链大伤元气。外贸其实影响更严重,欧美封城让广东浙江两地的外贸公司都瘫痪了,我认识的外贸老板现在都给员工发底薪养着,他们是给欧美供货的,欧美不恢复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,中国外贸产业链上一共有五六千万就业岗位,这波人要是大半失业,内需也就废了一部分,那服装行业就更难了。
 
熊老板说现在只有互联网产业还可以,上次看他们直播带货动不动上亿。
 
我说不是的,大家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如果有失业潮发生,大家迟早没有钱买东西,社会就会陷入通缩,互联网产业链可能是最后一个影响,但不可能逃得掉。
 
熊老板说那可怎么办?欧美疫情要几时才会结束。
 
我说按照我们中国治理疫情的经验,最乐观欧洲五月、美国六月控制住疫情,另外还有个印度还没有大爆发,所以疫情会反复不定,具体几时能结束,现在大家心里都没谱,现在能确定几月几号疫情结束的肯定是神棍。中国的企业家们,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,做好现金流的保护工作,否则神仙难救。
 
等到中国疫情宣布完全结束,中国服装产业链才救得过来,因为服装行业太笨重,估计会比别的行业再惨三个月,而且这个时间段不能太久,疫情太久普通老百姓手头就没多少现金消费。我们还得希望欧美尽快恢复正常,中国外贸这么多人的生意才会有起色,网上就不要天天嘲笑欧美抗疫无力了,他们对我们有偏见我们要反击,但嘲讽他们也不对,不仅不要嘲讽,还要去帮助他们度过难关,尽快摆平疫情,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,只有他们好起来,我们才会好起来。
 
我还说:中国现在的工业化能力已经很出色了,各个产业链都出现这么艰难的现象,那落后的工业国根本就不敢像中国这样封城,因为一封城,经济脉络就断了,国家会元气大伤,所以我特别理解巴西总统跟个神经病一样说新冠病毒没那么可怕,其实他是知道新冠可怕的,但他知道经济下滑更可怕,两害取其轻而已。美国的GDP里,内需也占了大头,特朗普天天念经一样说疫情快控制住了,也是怕美国经济受太大打击,其实大家心里明镜似的,没有谁比谁笨的。
 
我跟熊老板又聊了好一会,已经到了深夜,这时起身告辞。
 
走到楼下,突然见到细雨又至,势头渐起,我骑着小电瓶驶出不久,一身都淋透了。
 
我回头看了眼口罩厂闪亮的车间灯光,慢慢地骑着自己的电瓶离去,雨势越来越大,我却骑得越来越慢,越来越小心,因为我心里头明白,全世界都在下雨,只有走得慢走得稳的人,才能不在暴雨中跌倒,才能走得到最终的目的地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b1db76152ffff9491a155e9aca3a2687.jpg

扫一扫二维码,可联系到熊老板,有熔喷布资源或者要口罩最好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523d7321cc900ed18440655c8b50ebdd.jpg 卢克文的知识星球个人知识星球,分享每一篇文章背后的资料和写作技巧等,与数千位有趣有料的精英畅谈国际时讯,获取全年1000条优质财经内容,每周更新卢克解答国际问题和写作技巧视频,请加入卢克文工作室的知识星球【id:89454358】
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07link.com一起领

GMT+8, 2020-8-9 02:25 , Processed in 0.421273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